2021年05月08号   星期六   |
中乡美

中乡美

当前位置:首页>四季村歌>详情
四季村歌
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上小学。大概二年级的时候,就开始参加一年一度的麦收活动了

来源:中国乡村美文 浏览量:661 时间:2019-05-11

夏收割麦支农忙

 

夏收割麦支农忙

春天来了,绿油油的麦苗一天高似一天地向上窜。到了金黄色的麦浪随风翻滚的时候,就是夏收的季节到了。

回想起昔日夏收时,我们下乡支农割麦的往事,心中依然甜蜜蜜的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在上小学。大概二年级的时候,就开始参加一年一度的麦收活动了。当时我们小学参加过繁荣大队、富强大队、革命大队、团结大队等市郊大队的麦收。工作后,曾参加过钵池公社、城南公社等地的麦收。记得最迟的是1980年到西窑汪的麦收,很可能当时这里的土地还没分到农民手中,或者刚刚分掉,市里按惯例组织城里的单位和学校,轰轰烈烈地支持农民夏收。

之后,农民自己干,不用城里人来帮忙了。分田到户,责任明确,农民迸发出惊人的积极性与活力。你城里人粗针大麻线地去收麦子,我还不放心呢。

那时候,根据市里统一组织划分的任务,什么单位、什么学校到哪个大队、哪个生产队,都有人接头,带你到地头。

我们小学生,听说要去生产队割麦子,没有一个人有怕苦怕累的情绪,反而一个个兴高采烈。为何?整天在城里也闷得慌,下乡去体验一下农民伯伯的劳动,既是一次有意义的集体活动,也算是一次同田野亲密接触的郊游,真得很开心。

这准备工作的动静还不小。首先是准备镰刀。那时每家都有二三把镰刀,拿出来到水池边,磨刀霍霍,刀口闪烁着锋利的光芒。然后,找草帽,是那种麦秸秆皮编织的、黄澄澄的、上面一般还有几个红字(如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、农村是个广阔天地……)等。还要带上毛巾、水壶、茶杯什么的,第二天早上集中,浩浩荡荡地整队前往。在市里道路上,都能看到各队人马,认识的互相打个招呼,脚不停步、川流不息地向市郊涌去。

夏收割麦支农忙

 

在小学参加麦收,我们班的同学是唱着歌去生产队的。一路歌声,一路风景,看什么都新鲜。

到了地头,简单分配下任务就干起来。来支农的人中,有的农民出身,干这活,手到擒来。他们割得又快又干净,麦秸秆离根较近,几乎一个平面。割下的麦子用麦秸捆绑得结结实实,麦子摆放得整整齐齐,一路突在前面。这些高手之间,还往往暗中较劲,赛起来。

我们都会啧啧称道,心中佩服!很多人没有干农活的经验与技巧,费了牛劲,效果不佳。麦茬留的七高八低,麦子捆得松得巴叽,比人家落后一大截。更有甚者,有些女生喳喳呼呼,没割一会,手割破了,眼泪哗哗,赶紧包扎,轻伤就下了火线,坐旁边看衣服……

生产队的同志,对来支农的城里学生,十分欢迎,也挺客气。我记得在市东郊老气象台附近麦收时,生产队给我们小学生送来的,是用炒过的蚕豆皮煮的茶,嘿嘿,真得好喝!用那黑瓷碗,喝了一碗又一碗。老大娘疼爱地说:“霞子啊,慢慢喝、慢慢喝呐……”

那时,没有公款招待,没得物质奖励,一般干到午后,就收兵打道回府。有时也会通知带个干粮,中午简单的吃个午餐。那时也就是带个馒头、灶面饼、油条、烧饼,大头菜什么的。没人搞特殊,也搞不了特殊。

劳动结束,个个汗流浃背,疲惫不堪,脸被晒得通红。但,精神头十足,充分感受到劳动后的轻松和丰收后的喜悦。

几十年过去了,这样的城里人集体下乡支农割麦的场景不会再有。农田规模化种植,真正实现了机械化收割。

这留在脑海中的少年和青春的场景,多想再来一次啊!

夏收割麦支农忙

 

组稿:中乡美驻江苏选稿基地编辑 黄迎红

稿件管理:小小

稿件审阅:韩田梅

简评:写出作者上世纪60年代初,读小学时候,下乡割麦支农的情景,由此回忆美好的青春岁月。语言朴素自然,重点突出。

作者简介:胥全迎,笔名羊羊有草,江苏淮安人,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研究生毕业。当过兵,曾在集团担任组织宣传工作多年。经济师、高级政工师、高级企业文化管理师职称。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、江苏省美学学会会员、江苏省企业作家协会会员。现为淮安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。已经有100多篇以《老清江的记忆》为主题的系列散文作品被省市文艺媒体刊用。合作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文获过全国报告文学一等奖。


投稿咨询微信:zxm549750302

杂志征文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普通投稿邮箱:zgxiangjianmeiwen@163.com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,文责自负

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。


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