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5月08号   星期六   |
中乡美

中乡美

当前位置:首页>四季村歌>详情
四季村歌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

来源: 中国乡村美文 浏览量:689 时间:2019-05-11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

 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

——记“江西好人”刘传禄(三农报道)

文/山夫

绵延横亘的罗霄山脉南端,座落一个山脉最大的盆地,而江西省上犹县平富乡上寨村位于盆地的最边缘。这里山清水秀,风光旖旎,空气清新,令人向往。然而,象大多数原中央苏区一样,经济发展缓慢,山民的生产生活因环境等多种因素制约,还相当不易。

俗话说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在此居住的客家人都有山的禀性,水的灵韵。其中有一个人几乎家喻户晓,每每提起他,人人都伸出大拇指,称赞不已。他,就是本文主人公刘传禄。

少失母爱练意志

成人路上经风雨

1971年,刘传禄出生了,不久父母离异,母亲远嫁他乡,偏偏父亲又患上了严重的失忆症。从小就失去母爱的他,不仅要承爱这样重大的心理打击,还要面对一个更为残酷的现实。因为他天生残疾,脊柱畸形,致使右肩侧凸,身高仅140厘米,肺活量也只有正常人的四分之一,不能干重活,话也不能多说,否则就会上气不接下气。与生俱来的残疾,虽然能得到纯朴善良乡民的同情,但他们无力也无法改变他的命运。

呱呱坠地就遭此厄运,一般人往往承受不起,就此颓废下去。刘传禄面对如此坎坷的命运,要知道这几乎就是人生绝境。然而,他的一举一动,却令村民不得不信服,赞叹不已。还是幼童时,乖巧的刘传禄就已懂事了,面对家徒四壁的窘境,打小就在异常凄苦的生活环境中,锻造了自己坚强的禀性。

学着去适应,学着做家务,学着去砍柴……失去母爱的他,还要面对身罹失忆症的父亲,小小年纪就得学这学那。逆境往往更能磨练人,他长期置身艰辛困苦中,反而愈挫愈勇,始终坚信:家庭和自己的人生必定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刘传禄初中毕业那年,打工大潮在全国汹涌澎湃。方兴未艾的打工潮自然波及了旮旯山村,也深深影响了刘传禄。为了改变命运,也为了营造一个温馨的家。他只身前往广州务工,尽管自己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坚韧与努力,尽管自己心有不甘,但因自己身体缘故,他迫不得已只好放弃,半年后返回老家。

想通过打工来改变命运的刘传禄,暂时失利了,但他没有深陷痛苦,内心始终有一个声音不断呼唤自己:振作起来!为了这个家为了以后的人生路。

要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,首先必须有能够顽强生存的路。为了谋生,倔强的刘传禄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,从家乡的实际情况出发,苦思冥想之后,他做出自己人生的第一个重要决定:向当地兽医学习阉鸡技术。

心动不如行动。决心既下,刘传禄立即行动起来,拜有阉割技术的兽医为师,虚心求教,刻苦钻研。学成之后,顽强不屈的信心支撑着,他每天翻山越岭,走家串户,上门阉鸡,既方便了十里八乡的养鸡农户,也为自己找到了一条生存生活的路。尽管早出晚归,加之自身情况,非常辛苦,他仍旧笑容满面行走于阡陌山径,心中不断涌动激情。

也许自己的人生遭遇,更能体会穷苦人家的心境。如遇到家境不好的村民,善良而富有爱心的他做好阉割功夫,往往不收主人递来的钱,以微薄之力帮助那些极为贫困的家庭。

1999年,刘传禄认识了一名叫陈秋华的崇义女子。陈秋华因患侏儒症,身高只有110厘米,两人相识后同病相怜,相互关心,心愈走愈近,最终结为连理,比翼双飞。婚后第三年,夫妻俩喜出望外,迎来了他俩的爱情结晶:芃芃。

儿子芃芃来临这个家,给他们夫妻带来无穷乐趣,也给他们带来了更为幸福生活的向往,却增加了一笔对他俩而言不菲的经济负担。阉鸡挣不了多少钱,家中又没有其它经济来源,虽然日子过得很艰苦,一家还是其乐融融。

好在当地政府非常关心他,按当时政策,及时把它一家三口列为低保户,基本生活才有了保障,日子过得比原先更好,也更有了奔头。

光阴荏苒,随着年龄的增长,走村串户给村民阉鸡,那蜿蜒的山路,那风吹日晒的过程,刘传禄的身体慢慢难以承受。他又动起脑筋,谋划着家的未来。

深山养蜂不掺假

酿造甜蜜好生活

如此这般的人生经历,铸就了刘传禄与众不同的性格,按村民们的话来说,他是一个“特别不简单”的人。

所谓“特别不简单”,笔者反复琢磨,觉得大概包含了这么几个意思:一、因刘传禄天生残疾,每天佝偻着身体往返阡陌山乡为养鸡农户阉鸡,不等不靠不要,硬是凭借自己勤劳灵巧的双手,支撑起天都塌了的家;二、刘传禄虽然一直身处困境,但他不委屈不哭闹不依赖,还会与时俱进开动脑筋,不断寻找新的生活出路。三、他这个人心肠好,自己的生活虽有好转,还并不宽裕,但他却特别热心社会公益事业,并且带领附近乡镇的残疾人和贫困户一起养蜂,共同“酿造”甜蜜的生活。

俗话说: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刘传禄随着年龄增大,风餐露宿披星戴月地外出阉鸡慢慢地不堪负重,况且年轻人蜂拥外出打工,乡村养鸡的农户越来越少,数量每况愈下,阉鸡的活儿随之不断减少,他的收入来源急剧缩水。

刘传禄看着周边郁郁葱葱的青山,他无心沉醉于眼前的美好风光,几番深思熟虑之后,他再次决定进入从未从事的行业:养蜂!并且企盼着就此再来一个华丽转身。

为了寻找脱贫致富路,2011年,刘传禄几经考察,郑重其事地带着妻子,来到离老家马坳组约1.5公里的罗洞组,打算租房养蜂。上寨村的罗洞是一个狭小的盆地,四面环山,山高林密,居住的人家少之又少,愈显得清新而僻静,无疑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养蜂理想场所。

刚刚进入这一行,刘传禄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,他利用自己走村串户的机会,拜师学艺,并买来这方面的书籍释心研读。他克服重重困难,终于把自己构想的蓝图一步一步艰难地付诸行动:蜂箱到了,工具购买了,野蜂也收集回来……刘传禄通过多年的学习和摸索,研究出一整套有别于传统木箱养蜂的不同方法,蜜蜂可以迅速繁殖,蜂蜜的质量无可挑剔。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就这样重新忙碌起来,除了下乡去阉鸡之外,他每天密切关注着蜜蜂的情况,详细结合实际进一步了解蜜蜂的生活习性,为自己扩大养蜂规模做好前期准备。

刘传禄的蜂场安置在曲折山径旁,这里是一个没有任何污染,也没有任何噪音的小山坳里。每次进蜂场做事,考虑到自身状况,他都会随身带上一张小板凳,累了,就坐下休息片刻,就这样做做歇歇,歇歇做做,以顽强拼搏的精神支撑着他持之以恒地干了下来。

蜜蜂是极富灵性的生物,蜂巢内外,成千上万的小精灵来回穿梭,翩翩舞姿特别引人注目,惹人喜爱,勤快的嗡嗡之声不绝如缕。令人奇怪的是,刘传禄进入蜂场工作,并没有戴防蜇的面罩和手套,那么灵感相通的小东西并不会为难他。

每当他工作时,有人前来观看考察,刘传禄会笑容可掬地招呼,来看看他的蜂巢:“来,来,来。别害怕!只要你不伤害它,蜜蜂就不会主动攻击你,也就不会轻易蜇人的。”

别人半信半疑,亦步亦趋来到蜂巢跟前,果然如刘传禄所说,没有任何一只兵蜂向他们发起挑战。

经过他的不懈努力,尤其是这几年,乡政府落实党和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,在帮扶干部的帮助下,刘传禄养蜂事业如虎添翼,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。由原本只有两箱野生蜜蜂,迅速扩展到现在的40余箱。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

 

“要买天然纯蜂蜜,就去平富找禄哥”。如此生态林中采集的蜂蜜自然格外香甜诱人,也就无形之中为刘传禄赢得了口碑。销量蹭蹭地往上涨,让刘传禄万万没料到,有了国家的扶贫政策,自己也赢来了真正的春天。既然销量大,市场广阔,那么是继续保持原先纯生态纯自然的高纯度地往外卖,还是为了眼前利益兑糖水等,以增加产量,再行外卖呢?

不!诚信为本,绝对不能昧着良心在蜂蜜中掺杂其它。刘传禄发誓决不做损人利己的事。一般蜂农通常每月要摇蜜一次,刘传禄分别于上下半年各割一次蜜。蜂蜜产量严重偏少,一个蜂巢一年产量还不到10公斤,但其蜜质优良的程度,令所有消费者赞不绝口。当然,他的蜂蜜虽然售价比其他一般蜂农的蜂蜜,略微偏高,深受消费者青睐的刘传禄的蜂蜜,仍旧供不应求。

一花独放不是春。自强不息的刘传禄面对日益增长的蜂蜜消费市场,开始考虑如何带领乡亲们养蜂致富。在他苦口婆心地劝说下,罗洞乃至整个上寨村养蜂户日益增多。养蜂户多了,蜂蜜自然水涨船高,销售问题又提到刘传禄的议事日程。他严格要求和自己一起养蜂的乡亲,务必保证蜂蜜的品质,同时通过自己蜂蜜的影响力,宏大的消费市场向他们敞开了大门。近年来,不少父老乡亲在刘传禄的帮助下,走上养蜂致富之路。

当刘传禄兴致勃勃谈到今后的愿景时,他微微一笑,说:“付出总会有回报。现在党和政府有这么好的政策,我打算明年继续增加10个蜂箱,争取年纯收入增长到5万元。同时,希望能带动更多本地残疾人和贫困户一起养蜂,大家一起过上甜蜜的生活。”

说话间,刘传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妻子,两人相视,莞尔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……

拾金不昧人人赞

热心公益个个夸

也许夫妻俩都是残疾人,也许人生道路的曲折磨难,也许天生就一副菩萨心肠……刘传禄更能体会残疾人和贫困户的疾苦,也更能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。尽管自家是精准扶贫户,在脱贫致富的路上摸爬滚打,迫切需要政府及他人的帮扶,才不至于在同奔小康的康庄大道中掉了队。

在花香蜂舞的养蜂场,不乏刘传禄忙碌身影,营前上五隘所有公益事业也都有他忙前忙后的身影。乡村造桥修路、奖教助学……他热心参与,慷慨解囊;爱鸟护鸟、预防溺水……他倾情加入,不惧风雨;保护乡村孔庙、传承红色文化和客家文化……他捐资助力,倾心支持。

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,刘传禄得知后,主动捐款200元。200元,对有些人来说,根本不值一提,但对夫妻皆为残疾的刘传禄一家来说,在当时几乎是他们半年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费。

刘传禄为方便阉鸡,曾在平富乡庄前村刘屋组租房居住多年,在众多村民的照顾和帮助下,他后来索性在这里兴建一层楼房。前两年,刘屋组筹资修路,他二话不说,立即捐款1000元。捐款当天,村组干部知道他们夫妻身有残疾,又是贫困户,怎么也不肯收。刘传禄见状,笑嘻嘻地对大伙说:“我两公婆都是残疾人,道路修得平整,方便我夫妻走路。我们才是最大的受益者。”话既然说到这份上,捐款修路的组织人员含着热泪,收下他的捐款。

刘传禄有一话,常挂在嘴边: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”其儿子芃芃今年18岁,在上犹中学读高三,学习成绩优秀。芃芃上小学时,受到过众多好心人的帮助。近年来,营前上五隘组织开展奖教助学活动,刘传禄每年都积极参加,热情有加无减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钱不在多少,在拥有一份爱心!”

2015年8月的一天夜里,刘传禄骑助力车回家,途中发现地上散落了大把百元大钞。他忙停车,弯腰捡起一数有3000多元。夜里的乡间小路,四周寂静,空无一人,刘传禄没有立即捡钱走人,而是守在原地,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,见夜已深了,仍不见失主前来,才将钱带回家中。第二天一大早,刘传禄又带上现金返回原地等候,并将捡钱一事发在微信朋友圈里,希望大家相互转告,也希望失主能看到,然而,左等右等,失主始终没有前来认领。最后,刘传禄灵机一动,讲清捡钱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将捡到的这笔现金全部用于捐资助学等公益事业。

事后有人笑刘传禄这人真傻,说他捡钱时没有人看到,为何不把这笔钱作为儿子进城读高中时的学费呢?刘传禄听着这风言风语,爽朗地回答:“捡到的钱留给自己花,良心过不去。只有自己挣来的钱,用起来心里才踏实!”

多年以来,刘传禄每天都要在旮旯山村的蜂场忙碌,心力交瘁。可只要有村民提鸡上门,找他阉割,他从不推辞,事情做完后,村民再怎么说,也不肯收钱。这几年,一些重大疾病患者家属,往往利用轻松筹之类的平台,聚沙成塔,募捐一些众筹资金用来治病。刘传禄一旦发现,往往毫不犹豫地捐出十元、二十元,尽一片爱心出一份力。

其实,刘传禄的这些举动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不也是在乡村人间酿造美好甜蜜的生活吗?

正因如此,“感动上犹人物”、“赣州好人”、“江西好人”等荣誉纷至沓来,这不仅是对他的鼓励与赞许,更是推动他不断追求的强大精神动力。

正是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的时季,笔者再次来到刘传禄的蜂场所在地。只见蜿蜒而上的公路两旁,村民的房子座落有致,门前屋后栽种着桃树、梨树、脐橙、板栗等,桃花梨花正热热闹闹绽放,清香四溢,分外妖娆。而层层梯田上栽满的茶树,长满娇嫩的新绿,采茶的人们正抓紧清明前后的晴天,正忙着采摘今年的新茶。

望着渐行渐远,缓缓隐入新绿焕发山谷的刘传禄身影,我的脑海不断翻腾着同一个问题: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终生佝偻着身体,行动也不利索的山民,他身上会涌动着滔滔不绝的勇气和智慧,在天地间耸立起一座高大的令人难于忘怀的形象?

酿造甜蜜生活的人

 

稿件管理:小小

稿件审阅:刘俊鹰

简评:主人公身残志坚,不向命运屈服,勤劳致富的励志创业故事使人感动。其诚实信用的品质和热心公益乐于助人的大爱情怀又让人刮目。江西好人刘传禄,正是乡村文化和社会正能量的践行者。文章文笔流畅,清晰;人物形象突出;语言质朴,结构层次分明;表达较为生动。

作者简介:山夫,原名黄隆旆,江西上犹县营前镇人氏,农民。系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曾在《今朝》、《赣南日报》、《江门文艺》、《中山日报》等报刊发表诗文若干。


投稿咨询微信:zxm549750302

杂志征文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普通投稿邮箱:zgxiangjianmeiwen@163.com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,杜绝抄袭,文责自负


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