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5月08号   星期六   |
中乡美

中乡美

当前位置:首页>乡村大喇叭>详情
乡村大喇叭

夏至刚过,小暑末到,菱角已经上市了,堰塘人工种植,个大,肉厚

来源:中国乡村美文 浏览量:649 时间:2019-05-11

堰塘人工种植菱角,已经上市了

 

菱角晚餐

文/韩铁照

 

夏至刚过,小暑末到,菱角已经上市了,堰塘人工种植,个大,肉厚,味道也不错。当然,味道再美,也不能和白湖的菱角比,正如家鸡不能和野鸡比一样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韩王地处白湖岸边,白湖丰富的菱角资源,滋养了一代又一代韩王人。白湖菱角深深扎根在我童年的记忆中。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,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,一切充满生机充满希望,摘菱角不再是为了充饥,而是为了饱口福。尽管队长平时抓生产抓得蛮紧,每到菱角成熟季节,还是忍不住要放几天假,让妇女们下湖去摘菱角。菱角味美,人人爱吃,队长也不例外。

队里有两只船,每只船能容三、四人。妇女们轮番下湖。轮到母亲,鸡叫头遍就起床,生火做饭,准备过中的干粮。尽管母亲轻手轻脚的,生怕吵醒我们,但嘴馋的我还是被粑子诱人的香味弄醒了。我假装咳嗽一声。母亲心领神会,拿来一个粑子给我吃,刚出锅的粑子,好香好烫,我一边贪婪地狼吞虎咽,一边用嘴吹着气,双手不住地调换姿势。粑子吃完了,我睡意全无,想象母亲下湖摘菱角的情景……

堰塘人工种植菱角,已经上市了

 

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。听母亲讲,她们每次下湖,船到湖中天刚麻麻亮,但湖里早有船儿在活动了。母亲和婶婶们不敢有丝毫懈怠,低头弯腰,伏在船舷上,立即投入战斗。大片大片的菱角叶子浮在水面,一株一株翻过来,一株一株摘。新手往往饥不择食,老的嫩的一网打尽,丑八怪也趁机混了进来。其实,白湖菱角多得很,不怕谁摘完。其中,以两只角和四只角的红菱角最多也最好,瘪盒菱角和婆婆菱角数量有限,因是次品货,很少有人问津。

下午放学回家,我不停地跑到塆子前面朝白湖眺望,盼望母亲早点回来。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母亲满载而归,父亲挑着两箩筐菱角走在前面,菱角上面还有好几个饱满诱人的大莲蓬。这是母亲带给我们最好的礼物。我手里拿着莲蓬,一边高高兴兴掰米吃,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父母忙活。父母总是不慌不忙、有条不紊,先把嫩菱角淘出来,剐米生吃或油盐烩了下饭,然后再把老菱角煮熟,装进筲箕搁小桌上,全家人围坐在一起,借着从天井溜进来的月光,就热的吃,冷却后再用刀砍。父亲是砍菱角的高手,一个菱角只须两刀,一颗完整的菱角米便呈现在我们面前。父亲提出,他砍,我吃,看谁快,结果我嘴里塞满菱角米,腮帮子都嚼疼了,而桌面上的菱角米却越攒越多,堆成一座小山。父亲哈哈大笑。我面红耳赤。母亲要父亲讲故事,哄哄我。于是,一位叱咤风云的新四军女英雄陈大姐——后来才知道是陈少敏,伴随着皎洁、迷人的月光,朦朦胧胧走进我记忆的仓库里,随后又悄悄潜入我的梦乡。早晨醒来,满嘴粗糙,方知昨晚菱角吃得太多伤了味蕾。

如今,白湖早已大变样,湖水消退,菱角失踪,再想吃到白湖的菱角,惟有梦中,但我对白湖菱角始终难以忘怀。不管何时何地,只要看见有人吃菱角,或者听说哪里有菱角卖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白湖的菱角,想起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,重温50多年前那些无比温馨的菱角晚餐。

堰塘人工种植菱角,已经上市了

 

稿件管理:紫烟幽梦

稿件审阅:赵通

简评:这篇散文运用了借物抒情的手法,描写了过往与父母家人吃菱角的场面,表达了作者对父母家人的怀念之情,以及童年生活的思念。文章朴实真切,读后酸楚,更为作者身残志坚的不屈之笔而感惭愧!

堰塘人工种植菱角,已经上市了

 

作者简介:韩铁照,男,湖北天门人。因病致瘫,住在福利院。小学未毕业。有作品在报刊和网上发表,偶有获奖。


投稿咨询微信:zxm549750302(推荐微信投稿)

杂志征文大赛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普通投稿邮箱:zgxiangjianmeiwen@163.com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,杜绝抄袭,文责自负。


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