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05月08号   星期六   |
中乡美

中乡美

当前位置:首页>全国乡村文化>详情
全国乡村文化

乡土散文:土路一直装在乡下人的心里

来源:中国乡村美文头条号 浏览量:433 时间:2020-05-28

乡土散文:土路一直装在乡下人的心里

乡下的土路横七竖八,只要你愿意走上一阵,它就堂而皇之地呈现在你的面前。

它连接着村庄,从村庄又连接着田野,就像流水,它有着无限的自由,可以伸展到最隐秘的地方。

乡下的土路在阳光下白白的,路边的野草腾出了地方,两尺宽的小路弯弯曲曲地延伸到尽头。在月光下行走,土路还反射着光亮,祥和、安静。除此之外,才是夜晚的静谧颜色,夜晚的宁静气氛。

雨后的土路显得泥泞不堪,黑色的黏土紧紧地贴着行人的脚后跟,让你甩也甩不掉。穿了的鞋子成了行走的累赘,还不如脱了鞋子两手提了,赤脚奔走洒脱。脚下的泥土很油性,钻进你的脚指缝,温暖细腻,那酥痒的感觉让你一辈子不会忘记。而经过几个小时的风吹日晒,土路又恢复了原样,细看泥土紧凑,它们愈合的能力简直是天生的。

乡土散文:土路一直装在乡下人的心里

土路上不光是行人在走,小到蚂蚁,大到耕牛。蚂蚁行走自然有自己的声音,只不过只有它们自己能够听到。耕牛行走,小孩子总要很远就避开,它们神态自若,举步坚实,一步一个脚印,这脚印破坏了土路的格局,使土路显得丑陋,难堪。除了蚂蚁,耕牛,还有散养着的狗,猫,逃出圈外的猪,还有飞累了鸟儿,它们从空中落下,停在土路上,走走停停,不时留神周围的动静。

土路上,我还以为有一直盼望着回家的魂灵,它们从四面八方,从各个土路想走进村庄。

小时候,我体质很差,经常生病,得病时身体发软,低热不止。邻居的王婆婆总要为我招魂,一边呼喊着我的名字,一边来到路口,向着周围祷告。她认为我的魂走失了,要从乡下的土路接引回家,那样,我才能缓过魂来,像正常人一样。我在土路上还见过似曾相识的面孔,他们风尘仆仆,疲惫的眼神有着坚定的光芒,我知道,他们是客居在外的游子,今天他们终于找到了通往家乡的土路。

土路上如果有一片纸张,一根鸡毛,一阵风吹过来,它们飞离地面,然后又稳稳地落在地上。一只小狗在黄昏的时候,在路边走走停停,它感受着土路上每一丝新鲜的气息,有青草的青涩味,有土路上每个脚印的气味,有泥土本身的清香味,小狗成了土路上的常客。

乡土散文:土路一直装在乡下人的心里

万物有灵,土路会接纳所有的来客,哪怕一颗露珠,一缕晚霞。

土路也满载过丰收的欢笑。田野里热闹开来的时候,农民们一年的希望有了收成,他们敞开歌喉在通往田野的土路上,尽情地撒欢。独轮车吱吱呀呀地叫着,大人小孩,男人女人都涌在了土路上,在村庄和田野之间,土路被拉长也被缩短,快乐和喜悦让一切得意忘形。

当然,土路也迎来过美丽的新娘,也送走过出嫁的姑娘。那些寿终正寝的老人也通过土路被送到了另一个村庄,它紧紧挨着村庄的背后。他们的名字,也将刻在祖宗牌位上,接受后人的祭拜。一切生老病死,唯有土路见证。

土路一直装在乡下人的心里,他们明白,无论走多远,哪怕灵魂走失,弯弯曲曲的土路都能将你送回村庄。


审阅:孙立燕

简评:土路连接着生息不止的村庄,连接着人与自然的和谐,是连接着出走和回归的纽带。作者笔下的土路承载令人深思的内涵,值得读者细品。

作者:戴永瑞,1966年生,乡村教师,民盟盟员。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。

编辑:赵一


本头条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《中国乡村》杂志,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,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声明: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

登录